学习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 广东共青团 >> 工作交流 >> 学习交流 >> 正文

【专题】共青团组织如何引领新兴领域青年群体

文章所在栏目:学习交流 点击数:6285 更新时间:2018/12/5 8:38:50

文/姜镇东

随着社会及经济发展的不断进步,青年生活方式的改变、社会组织形式的改变、从业方式的改变等,使青年的生活状况、思想状况等也产生了新的变化,他们从农村走进城市,从“单位”走进市场,是从“线下”走向“线上”,在新的社会环境中形成了新的青年群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深入研究当代青年成长的新特点和新规律, 把准方向、摸准脉搏”,共青团组织要适应新时期的发展,符合时代的要求,就要利用新的工作方法面对新兴领域青年工作。

2017年5月,团中央实施新兴青年群体“筑梦计划”,并确定了71个重点联系城市,率先进行工作探索和经验积累。一年多以来,“筑梦计划”聚焦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和新社会组织从业人员等新兴群体中的青年,按照“找得到、联系紧、服务实、引导好”的目标,把握新时代、新青年、新组织的特征,充分发挥共青团组织的特色和优势,大力整合社会各方资源,通过组织专门培训、开展职业导航、进行梦想孵化、提供展示平台等手段,帮助一大批新兴青年群体激发创造活力,实现素质提升、职业发展、社会融入等个人梦想,并通过积极引导使之成为推动国家发展、社会进步,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骨干力量。


基于调查大数据积累研究基础

 

“找得到、联系上”是共青团做好新兴青年群体工作的前提条件, 出发点是“创新”。

互联网大数据时代,许多团组织以问卷调查、走访交流、“一对一”服务等方式, 对所属地区新兴青年群体进行精准调研,特别针对新兴青年群体一些长期游离于社会组织外的自由职业者。所谓自由职业者是指那些不与用人单位建立正式劳动关系, 又区别于个体、私营企业主, 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和专业知识技能并为社会提供合法的服务性劳动, 从而获取劳动报酬的劳动者。主要包括自由书画工作者、签约作家、独立演员、自由摄影师、网约车车主、SOHO一族、自由网页设计员等。该群体出现的时间虽然不长, 但发展势头与规模却越来越大, 其社会地位和作用正日益显现, 而且这一群体中绝大部分是青年。正视这一群体的客观存在, 研究其生存状况、行为特征和思想状况, 提出创新性的工作思路, 更加紧密地将该群体团结和凝聚在党的周围, 是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

以北京共青团为例,在巨大的流动和社会结构变迁的背景下, 北京的青年群体结构复杂而丰富,各种传统和新兴领域青年群体一应俱全。2018年上半年,团北京市委通过开展“北京青年1%抽样调查”“北京青年城市流动性调查”, 从分群体和流动性两个维度, 着力研究新兴青年群体基本状况和工作方法。首先, 把北京约2100万常住人口中约990万青少年, 按就学和就业情况分为11类。与此同时, 团北京市委还设置专题,对在京的外来流动青年、流动人口二代、在京创业青年、新闻出版行业从业青年、网络从业青年、“北漂”文艺青年、青年志愿者、残疾青年、城乡贫困家庭青少年、不良行为青少年、外国在京青年这11类新兴及特征青年群体进行分类调研。对上述的22个青年群体, 按照全市青年数量1%抽样, 根据人口地域分布抽样, 完成问卷10.8万份, 很多原来团北京市委并不了解的新兴青年群体被找到, 并逐一研究其群体总量、分布、最突出的群体特征、诉求及基本工作方法,最终形成了《北京新兴青年群体的基本特征、存在问题及对策》的调研报告, 为科学、有序推进新兴青年群体工作提供了决策依据,也使北京这座“北漂大城”中的青年群体面貌清晰地展示在北京市党政部门的面前。

 

努力回应青年合理呼声和诉求

 

“服务好、聚合力”是共青团做好新兴青年群体工作的重要任务, 着力点是“服务”。

青年的理性呼声和合理诉求是青年人成长、成才、成熟过程中的内在需求,充分尊重青年人的表达权利,把青年人理性的呼声和合理的诉求反映给党和政府,让党和政府及时把握当下青年人的“所思、所想、所惑”,满足青年身心健康的需求、个人成长的需求、事业发展的需求、社会参与的需求以及青年权利表达的需求,是共青团做好党联系青年的桥梁和纽带,增强群众性的重要手段。

以重庆共青团为例,重庆共青团以新兴青年群体“抱团发展”的主要诉求为出发点, 积极协调相关重庆市级主管部门, 以团重庆市委作为主管单位, 推动成立重庆市网络作家协会、重庆市青年音乐人协会和重庆市青年影视人协会, 成立黄桷坪青年艺术家协会,强化新兴青年群体的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和自我监督。

张尧是一名取得国家十级演奏员认证的青年手风琴手, 2016年, 张尧来到重庆成立了个人音乐工作室, 发现重庆没有联系、服务、引导广大青年音乐人的组织, 让青年音乐人觉得没有归属、孤立无援。2017年3月, 张尧来到团重庆市委希望成立青年音乐人协会, 组建一个属于音乐人自己的“家”。团重庆市委立即深入各区县开展调研, 发现多数青年音乐人经济拮据、生活窘迫、常被过着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做音乐的双重生活, 他们绝大多数十分渴望能够拥有自己的组织, 盼望能得到其他音乐人的关怀和帮助。于是, 在团市委的主导下, 专门成立了重庆市青年音乐人协会, 目前拥有50名会员, 建立了协会团支部。协会成员申嘉伟说:“漂泊的‘我’终于找到了温暖的‘家’, 很开心!”

 

善于融合资源,为开展新兴青年工作提供平台搭建

 

“听党话、跟党走”是共青团做好新兴青年群体工作的根本目标, 落脚点是“融合”。

互联网背景下的青年社会交往组织。互联网催生青年社会结构的变化, 当移动互联迅速融入时尚生活后, 青年的交往方式得到了无边际的放大, 使原本主要限制在单位中、居住区里的人际交往开展到久不见面、远隔千里、甚至从不相识但有共同特质的青年群体中。这种变化使原来并不很突出的社会交往关系, 在当今的时代具有了比单位、地域组织更强有力的组织动员力。这种具有共同的群体特质、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历史联系的青年人, 由于青年所具有的喜爱交往, 渴望寻求情感寄托和归宿的特质, 在新兴青年群体中显得尤为突出。共青团要以适当的组织或联系方式, 渗入、联系和引导这些青年交往组织, 因为在互联网为生活底色的今天, 这是无法忽视和回避的重要渠道。

基于居住、生活的地域组织。随着单位约束减弱、社会流动加大、新兴职业涌现、青年个体在增多, 造成仅靠传统的以单位为核心的组织难以适应对当今青年联系的客观要求。部分团组织正努力发展基于青年居住地的、以生活服务和地域性交往为手段的新型青年组织, 形成共青团的外围组织。上海共青团从2015年开始在全市逐步建立了502家“社区青年汇”。2016年开始, 北京共青团推动在北京市青年居住的密集地区推出登载社区新闻和生活服务的“沪青社区报”, 目前已有100万份发行量, 建立了120余家深入小区面向青年提供生活服务的“沪青社区驿站”。2017年上海共青团推出“沪青社区APP”, 依据地域建立联系青年的新媒体渠道。随着“青年汇+社区报+驿站+APP”的地域性联系服务体系的完善, 上海共青团重新掌握一张基于居住生活的地域性青年组织网络, 并在这一新组织网络中努力开展新兴青年群体的交流、团结和组织工作。

另一方面,服务新兴青年群体,还要善于整合各种资源。比如“借力”银行的资金优势可以解决优秀创业青年创业资金问题;比如整合热心公益事业、有较好组织体系和社会影响力的民间志愿者组织组成联盟,把共青团的品牌公益项目和活动信息及时传递给他们,吸纳他们参与到团组织举办的活动中来,既帮助他们搭建了新的活动平台,又扩大了团组织的影响力。整合共青团服务新兴领域青年的工作资源,就一定要密切与各种类型、各种形式青年社团和青年社会组织的联系,加强对他们的积极扶持和引导,可以推介项目、人才举荐、资源扶持、发展指导等方式加强沟通、互通有无,抱团发展。通过为他们解决开展活动中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将各种形式的青年社团和青年社会组织紧紧团结在共青团周围,既发挥了这些青年社团组织团结凝聚引导新兴青年群体的作用,又使得新兴青年群体在参加青年社会组织的活动中,了解共青团,认可共青团,为今后团组织的建立打下良好的基础。共青团要不断提升服务新兴青年群体的意识和工作能力,让青年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找到共青团组织,并乐于参加团组织的活动。

做好新兴青年群体工作,一定要注意组织管理和活动覆盖并行,通过探索多种形式、多种途径吸引、凝聚新兴青年群体,增进与他们的感情,在联系青年中发现他们的困难和困惑,在帮助青年解决实际问题中维护青年的合法权益,在关注青年普遍利益诉求中引导青年正确看待社会问题,最终赢得广大新兴青年群体的信任和拥护。

(作者系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调研员)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青春广东新闻
南方plus

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
官方微博

广东共青团
bilib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