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您现在的位置: 广东共青团 >> 工作交流 >> 他山之石 >> 正文

年轻人”进军“业委会,上海团团啃社区“硬骨头“

文章所在栏目:他山之石 点击数:6232 更新时间:2019/4/9 8:20:52

 

年轻人“进军”原本被退休阿姨、叔叔“占满”的小区业委会,能干啥?在上海,青年力量的出现给社区带来了不小的变化。一些社区,甚至在青年主导的“物业更换”后,出现了房产价值的明显增值,这是上海团团开啃社区“硬骨头”的结果。

一方面,基层社区工作是共青团基层工作最薄弱的一环,社区往往只有一名兼职团干部,团的工作开展困难,打开基层工作的口子,是决定共青团改革成败与否的重要一环;另一方面,社区是上海超大城市管理中躲不开的“毛细血管”,党中央多次要求上海地区在城市管理中拿出“绣花针”般的态度治理每一个细节,“上海共青团要深度参与和服务社区治理,躲不开、绕不过业委会这个难题。”

共青团要碰一碰“业委会”

“城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就在社区。”团上海市委书记王宇从2017年开始就在关注基层社区,一方面,基层社区工作是共青团基层工作最薄弱的一环,社区往往只有一名兼职团干部,团的工作开展困难,打开基层工作的口子,是决定共青团改革成败与否的重要一环;另一方面,社区是上海超大城市管理中躲不开的“毛细血管”,党中央多次要求上海地区在城市管理中拿出“绣花针”般的态度治理每一个细节,“上海共青团要深度参与和服务社区治理,躲不开、绕不过业委会这个难题。”

2018年1月起,团上海市委在静安、闵行、嘉定、宝山等4个区试点“青春社区——团青骨干参与业委会建设”工作,逐步推进团干部和青年骨干进业委会。

年轻人是否能够顺利进入业委会?进入业委会后,他们能给业委会机制带去什么?

1月16日,在由团上海市委主办的“青春社区”业·YES分享会上,上海浦东联洋年华小区业委会编外成员、宣传顾问宋婕分享了自己在团组织推荐下主动加入业委会后的新作为,讲台下,坐着数百名上海基层社区的团干部和一些通过“青春上海”报名的各小区业委会成员。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个工作日的下午,不少业委会成员向所在单位请假来“学习”。

“业委会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特别缺培训、缺宣传。”宋婕告诉记者,自己不是联洋年华小区的业主身份,但居住在该小区,经常在小区里看到“谣言满世界走,真相还在穿鞋”的场面,因此特别竞选成为小区的“宣传顾问”。

就拿小区最近一次洗水箱来说,这原本是业委会为小区极力争取的一项福利——从一年2次洗水箱改为一年4次洗水箱,却遭到了一些业主的投诉,“我得通过微信群、微博、官方微信公众号、楼道海报告诉所有人,这是在提升大家的居住品质。”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上海4个试点区已联系、凝聚465名青年业委会委员,其中有70名像宋婕一样的年轻人“新加入”业委会。此外,4个区还有近1000名青年以服务代表、志愿者等多种身份和形式参与到了业委会日常工作中。

从“邻里型”社区到“法理型”社区

上海一家版权图像技术公司的老板韩冰,是上海青浦区新虹桥雅苑的业委会主任,以及一个规模数百人的全国业委会工作群群主。

他办一次业委会法律知识培训会,每人收取100元AA制茶水费,会有北京、南京小区的业委会主任拖着行李箱过来参加;他创办的业委会微信群,每天会有成百上千条咨询微信;他建立的业委会答疑APP,每天有数百人登录查询信息。

韩冰之所以成为了业委会圈内的小名人,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懂的法条总比别人更多一些,“不管是单价超过10万元的豪宅,还是普通住宅小区,质疑和谣言都一触即发,唯一的办法就是按法律、按规章办事。”

依法、循规,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真不容易。大多数业委会主任都不是学法律出身,真正懂法的人并不多。

韩冰接手新虹桥雅苑业委会时,也不懂法。他发现,仅更换物业这一项工作,可能就要涉及十几条法律、法规,跑若干个不同部门。当他在网络平台上寻求帮助时,网友们也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

当把所有与业委会法条都看过一遍后,他惊讶地发现,相关法条有数百项。在他自己设计的APP上,“小区停车改革方案”被下载了72次,“物业更替基本流程”被下载了数百次。

“中国城市的社区,正在从邻里型走向法理型。”与团上海市委接触后,韩冰开始尝试通过“青春上海”平台发布培训信息,他把业委会主任们的培训场所从收费咖啡馆改到了上海各区的“青年中心”,他意识到,与共青团组织合作,可以更大范围地普及业委会知识,还可以通过团组织联络到一大批有社区营造经验的青年社会组织,并将这些组织的服务引入社区,“做事更简单了。”

资源配置进社区,服务最广泛人群

在鼓励青年力量进入业委会的工作中,团组织的工作有时也会遇到困惑——究竟是青年人进入业委会后带去了改变,还是团的工作给业委会、给社区带去了改变?如果只是前者,那么共青团工作就谈不上真正下沉到了“最后一公里”。

上海团组织除了在团区委、街道团委层面极力推动青年骨干进业委会外,还提供了一系列青年进业委会后的“跟进服务”。

一方面,团组织选好苗子,扩大“增量”,推动更多优秀青年加入业委会。

比如,上海宝山团区委将前期排摸的6200名团青骨干名单下发给街镇团组织,并在街镇房办进行标注,供职能部门考察业委会人员参考;嘉定团区委分别对以不同身份参与业委会工作的青年做了制度性安排,扩大了青年参与业委会工作的途径和方式。

另一方面,团组织加强对“存量”的联系、服务和引领。

团上海市委“青春社区”项目组推动成立上海青年业委会委员联谊会,为首批77名青年业委会委员搭建了交流学习、党团直接联系的平台。

嘉定区南翔镇布鲁斯郡小区的业主朱蓉,是南翔镇青年知识分子联谊会的会员。今年,她在镇团委的推荐下报名参加小区业委会竞选。新成立的业委会7名委员中只有1名退休人员,其余6名为75后、80后社区中坚力量。

加入业委会后,朱蓉参加了团嘉定区委组织开展的业委会团青骨干培训班。业委会运行后,解决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停车问题”。

今年年初,团上海市委还牵头成立了10支市级“青春社区顾问团”,顾问成员重点在公用事业、工程建筑、物业管理、法律服务、医疗卫生、技防安防、智慧社区等专业领域,可以为全市所有业委会提供免费专业咨询服务。

《共青团服务社区资源手册》也送到了各居民区书记代表的手中,涵盖助老敬老进社区、关爱儿童进社区、法律法规进社区、睦邻公益进社区、医疗服务进社区、安全自护进社区等12大项213条服务资源。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青春广东新闻
南方plus

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
官方微博

广东共青团
bilib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