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广东省委学校部 | 广东省学生联合会秘书处

工作动态

青年节,广东8位青年师生和省委书记聊了点啥?

文章所在栏目:工作动态 点击数:2095 更新时间:2015/5/13 19:42:42

一、王博士:自主研发其实“很惆怅”

        来自华南理工大学材料学院2010级的学生王海燕就读于八年制的材料类创新班,虽然是一名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工科女博士,但“童颜”的她据说在学校里总会被人误认为是大一新生。

        王博士的研究很高大上:LED的核心材料的创新设计。她想要大幅度提高LED的性能。

        但这需要制备大量的样品。“做一次样品就要花好几千块,将近10个小时。这么高的成本,还得耗时间,看起来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王博士说,关于研发,其实自己和团队都“很惆怅”,只能试遍所有的商业软件,最后,他们终于自主开发了一套设计方案,使研究效率足足提高了一倍以上。 

       据说这套方案很牛,不仅降低了LED的制造成本,性能也提高了近40%(是的,你没看错,不是4%哦)。

二、谢建群:爱称自己是“爱马士”

        来自广东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2011级的谢建群作为“青马工程”学员代表发言。除此之外,他还是广东学联的执行主席。

        青马是个什么东东?原来这是“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培养工程”的简称。自2007年团中央启动“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培养工程”以来,广东已在全省开展了七期省级青马班,省内各高校也逐步建立起“校院两级”培养体系,培养超过7万名青年马克思主义者。

        据谢建群说,在广东,青马工程的学员们爱称自己是“爱马士”,“这可不是某商业品牌,它是‘热爱马克思主义人士’的昵称。”

        “爱马士”们对组织有着特殊的感情,谢建群坦言,“一年青马人,一世青马情”,“对每一位参加过‘青马工程’的人来说,都是终身难忘的。”

        加入“青马工程”还可以提升人生境界呢。谢建群说,加入青马工程以后,自己开始思考,“这几年的青马之旅之于我、之于青年、之于这个国家,它的根本意义在哪里?”

        马哲晦涩难懂?谢建群今天还传授了一套学习马哲的“武功秘籍”:“有一位马哲导师教会我们用三大秘籍来学习马哲理论,分别是九阳神功、太极拳太极剑、乾坤大挪移。九阳神功,修的是深厚的内力,是人的精神品质。太极拳太极剑,习的是精妙的招式,是人的知识结构。乾坤大挪移,学的是方式方法,是人的具体能力。”

三、陈“学霸”:信访局实习一月读信千封

        来自中山大学经济地理专业的大三学生陈智维说的是学霸华丽变身的故事。三点一线的陈学霸,大一、大二时奖学金可是拿到手软。

        但随着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陈学霸越来越不安。“我担心能否尽快地融入社会,担心是否能将所学的知识服务社会。直到大二有一天我在校团委的青年时空上看到了‘展翅计划’。”

        起初,在陈学霸的眼中,本没有工商局、信访局等的位置。“坦白说对于要不要报名我犹豫了很长时间,甚至认为一个月的实习还不如多看一本英文原著和20篇paper来得实际。”

        而改变陈学霸的是愤青师兄,“室友告诉我说,隔壁宿舍的愤青师兄参加完展翅计划去信访局实习后,居然变得不再愤青了,于是,我的好奇心彻底战胜了理智。”

        进入信访局的第一天,陈学霸被分到了办信处,还“收获”了一位“师傅”。“师傅递给了我一沓信,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将群众每一封来信都看成是家信’,还送给我一个见面礼——一瓶眼药水。”陈学霸说,在实习的一个月里,平均每天的阅信量是30封,一个月下来也有近千封。“师傅的工作量比我大得多,还时常加班加点,每每遇到语句不通顺的信,我们会一次一次、聚精会神地读,这对于我们的坚持与耐心都是莫大的考验。”

        一个月下来,陈学霸的“三观”发生了转变,“政府在我的印象中,不再是门口那对威严的石狮,而是时刻揣在衣兜里的那瓶温暖的眼药水,也不再是干部们开会演讲的高大上。”

四、尹“总”:为农民培训电商被认作传销

        发言人尹然平在华南农业大学读研究生的同时,也是广州迅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CEO。他讲了自己牛掰掰的创业故事。

  尹总目前操刀的“一村一品”农产品电商项目建立了一个微型可溯源的农产品电商体系,通过互联网,将扶贫村一些优质农产品带到城市餐桌,帮助农民脱贫。

  看上去是不是很牛?但尹总说,现在有多风光,曾经就有多狼狈。“13年10月份,当时我们踌躇满志来到河源义都,准备给农民培训电子商务,那天刚好下着雨,我们扛着投影仪,提着电脑,冒着雨去到当地一个破旧的课室,本来说好有40多人会来,最后就只来了10多个人,甚至还有人以为我们是搞传销的。”

  转机来自与当地瓜农的合作,尹总策划的一次“冬瓜促销活动”,最终帮助清远农民解决了一部分冬瓜滞销的问题,“现在一些农民也会时不时给我打电话,说‘我们的水稻收成了,桃子可以摘了,你们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看?’,我想这也是对我们努力的一种肯定吧。”

  如今,尹总的事业发展很快:“我们拿到了第一笔风投。项目大概一年的营业额是100多万,也带动了1000多户农民走向电商致富的道路。公司也由一开始的4个人发展到现在的15名员工。”

五、赵教授:研究成果卖了800万欧,亏了

        自称“看起来像个学生”的华南师范大学赵淦森教授则讲了个笑话。“这是我在中科院听到的一个笑话有关。当年某个研究所要解聘一个员工,研究所太穷了,没有钱赔给员工,就让他去保险柜里随便拿几个专利来代替赔款。结果,那个员工靠着其中的一个专利,开发了一个化工产品,成为亿万富翁。”

        据说,笑话说完了但现场没有人在笑。(好吧,歪楼了)

        其实,赵淦森是国内研究云计算、大数据和信息安全最年轻的“大牛”。

        赵教授说的其实是,硅谷靠着高校和科研机构,创新能力天下无敌。“我们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其实也有大量的科研成果可以转化。但是,我们没有充分挖掘。”

        “我经常跟朋友说,我去海外留学拿了100多万人民币的奖学金,觉得赚翻了。毕业后,学校告知我,我的博士研究成果卖给了北约,价格是800万欧元,我当时觉得我好亏啊。这就是国外对科研成果的充分利用和挖掘。”

        据说,赵教授的这番话让全场人都陷入了思考。

六、邓辅导员:学生单相思找我聊,分手也找我聊

        岭南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的团委书记邓倩文则作为一名辅导员发了言。他讲述的是一个“成功上位”的故事。

        邓倩文带一届新生时做了个尝试,在新生名单中随机抽人一起在饭堂吃饭聊天。到后来,吃饭的学生里有个告诉他说,“老师,以前感觉你好遥远,现在才知道你是真很为学生考虑。”

        邓倩文很纳闷:“我说为什么,我以前也经常参加你们的活动呀,怎么会很遥远呢?她说是呀,每次参加活动,看到你在台上口若悬河,觉得你好厉害,却是敬而远之,在一起吃饭聊开了才知道你的好。”

        邓倩文忍不住感慨:“对青年而言,亲其师,才信其道。走心,跟青年交心,才能知心,才能成为信得过的人生导师。”

        邓倩文跟学生有多知心呢?“学生在校时,单相思会找我聊,分手了会找我聊,毕业多年后找不到对象也会找我做售后服务。”

        有木有点肃然起敬?

七、省委书记胡春华向广大青年提出三点希望

        胡春华与青年代表座谈,向广大青年提出三点希望:一是希望青年胸怀理想信念,自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当代青年的理想信念应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联系在一起。要不辱使命,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用脚踏实地的行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二是希望青年善于创新创业,努力成为广东创新驱动发展的生力军。创新创业是广东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迫切需要。广大青年要增强创新意识,提升创新能力,承担创新责任,在创新创业大潮中把握机遇,在广东创新驱动发展中成就个人事业,实现人生价值。三是希望青年勤于学习实践,努力锤炼服务祖国和人民的真本领。当今时代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知识更新周期大大缩短。广大青年要抓住人生大好时光,认真学习掌握前沿知识,把知识基础打牢固,把学习和实践更紧密地结合起来,不断提高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素质和能力,真正成为时代所需的有用人才。